【少林寺无遮大会】丽水刀客现身少林寺首届无遮大会 6年练成独家绝技-教授喊停女儿奥数

7月29日,河南嵩山少林寺首届无遮大会开幕。这是拥有1500多年历史的少林寺首次举行无遮大会。七十二技艺选拔赛前一晚,登封下了场大雨,淅淅沥沥,一直下到比赛当天上午。坐大巴车到比赛现场的选手们差点因此被通知折返酒店等待消息,但天晴后比赛还是开始了,场地是赛前被平整出来的,彻夜的雨水让地面泥泞难行。擂台上,一场比赛下来,铺着防水布的台面就被踩满了黄泥,但参赛者们的热情丝毫不减。

在场上,有一位参赛者,正是咱们浙江丽水人。他的独家绝技,就是手中的那几把飞刀。

初见这位掌上飞刀参赛者王伟君时,他笑眯眯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传说中的“武林高手”――和其他参赛者相比,王伟君的身材不算健壮、举止柔和、言辞也不多。可一上赛场,他那双犀利的眼睛就地盯着远处的靶心。

出手迅速、稳健、精准。只看见一个个刀影从半空中飞过,继而听到对面靶子上“嗵嗵嗵”的几声,刀尖深深的插进了靶子上,刀无虚发。

飞刀江湖里的谦逊刀客

来自全国各地的“刀客”们在酒店自助餐厅吃晚饭,并不过瘾,于是趁着兴致,摸出楼去找了个啤酒吧,准备开怀畅饮。

一路上,王伟君走在刀客们的最后,言辞不多,语速不快,脸上总是微微笑的表情,听着那些天南海北的“刀友”们聊天。

等坐进酒吧包间,“刀友”们开始彼此介绍。有的早已相识,有的首次见面,但一谈起飞刀,他们就像经常见面切磋的老友般熟悉彼此的用刀、手法和特点。

几杯啤酒下肚,谈到高兴处,酒吧大厅里都能听到这些“刀客”们的响动。然而王伟君依旧是那个默默坐在最里面的人,只有在谈论飞刀和当今那些知名“刀客”时,他才会兴致勃勃地插几句话,大部分时间,他总是低调地坐在那里,或者笑眯眯地和身边的朋友轻声聊天。不过有一个细节可以看出他的“刀客地位”――只要谁一端酒,第一个敬的肯定就是他。大伙儿都称他为“老大哥”,都说是他“带出来”的,但一听到这个称呼,王伟君都赶忙挥着双手推却。

这些“刀客”中,不少都受王伟君的影响而痴迷飞刀,有的入门时不得其法,还特意驱车几百公里专程赶到王伟君家里请教。

他们各有外号;来自各行各业,有的是建筑商,有的是退休教授,还有年轻教师,王伟君则一直笑称自己是“打工的”。

很多刀客相识于网络,平日里因为相距遥远,所以难得一聚。去年,包括王伟君,有几位“刀客”们在北京会面畅聊,还留了一张每人都握着一把飞刀、摆着姿势的照片作为留念,这张照片里,王伟君依旧很低调,但站在中央。

飞刀手要柔,交友教人要有底限

其实正儿八经算起来,全身心投入飞刀,王伟君才六年时间。王伟君说,今年自己已经48岁了,除了自小喜欢,最早是受电影中一些飞刀场面的感染。那会儿才20出头的王伟君觉得飞刀很帅,但自己又不会玩,于是就瞎比划着拿了几把刀子试,可惜没找到门路,就把这点念头停了。

前几年空下来了,想着找点爱好,就又想起了飞刀。在网上看了很多比赛视频,琢磨出了一些技巧。

刚开始的时候,就三四米的距离打,后来六七米、七八米,都是在家里或野外自己玩儿,慢慢地越打越顺手。

瞧着王伟君并不算健壮的身体,记者好奇地看了看他的手臂,也不算粗壮结实。他笑着跟我说,其实飞刀并不是靠臂力,更多还是靠腰胯的力道,手臂力量大,反而不好。

说到这里,王伟君一个白净瘦小的小弟兄拿着手机走了过来,给记者看一段视频,那是他用筷子和牙刷,当做飞刀扎西瓜。

“不用臂力,也不用手腕力,手越柔越好。”王伟君顺势比划了几下。

这次来少林寺,王伟君说此前也没特意准备什么,就是把刀子托运过来,觉得打完比赛就可以了。

平时在家里,他在阳台上支了一个砧板当靶子,没事的时候就飞几刀,但也无法百发百中。刚开始的时候,还会脱靶甚至反弹,还会把刀子插到边上的洗衣机上,一扎一个坑。

扎破的东西多了,老婆就不乐意了,特别是扎碎了种在窗台上的肉植,就喊他“败家子”。王伟君倒不生气,赶忙好好去解释:“我就这点儿爱好。”说到这里,身边的刀友们起哄,说没试过的人不懂那种飞刀上靶的快感,“简直上瘾。”说完,身边人就拿着手机给记者看,有时为了拍个飞刀飞行轨迹的视频,“一不小心”扎到手机的事儿常有,一瞧扎着手机了,他们还会说:没扎透?不够水准。

但王伟君他们都有规矩,飞刀绝不开刃,因为不能伤着人,甚至当记者试图请他在以树木为靶演示飞刀时,他都拒绝,“树木也有生命。”

虽然很多人都说自己是王伟君的徒弟,可他坚持彼此都是“兄弟”。因为在圈子里名声不小,不少人也慕名而来寻他教授飞刀。王伟君就会先跟这些人在网上交流,如果发现对方是因为爱好,他就接下邀请,指点着互相提高;如果对方言行不一甚至别有目的的,他就不教。这是他的底限。

发挥有点失常,但比赛没有遗憾

7月30日下午1点多,王伟君他们终于能上场适应场地了,这时距离比赛还不到一小时的准备时间了。很多飞刀客们平时极少有机会见面,但在这次的擂台上,互相问道姓名时,只要王伟君一自我介绍,很多参赛者就慕名围了过来致敬,“老王”的江湖地位可见一斑。

一上场,几把飞刀“嗖嗖”的飞出他的手掌后,一个不一样的王伟君突然呈现在众人面前――动作干净利落、霸气、直接,没有半点拖泥带水的样子,但上靶率一般,王伟君那时就预感到有点不对。正式比赛开始,由于前一个参赛者没来,王伟君成了第一个上场的,这次他带来两种飞刀:一种长刀,约20公分,120克;一种短刀,约15公分,80克。

这次的比赛规则是每人五把飞刀,从5米、7米、9米和11米四个距离分别投掷上靶,靶数统计类似射击的环数。王伟君选择用短刀,短刀比长刀难掌控。比赛很快,随着飞刀的出手,有的稳稳地深扎进了靶板,有的因为没有上靶而反弹落地。赛程结束,王伟君的表现不好不坏,多少有点失常。

最终,他并没有在飞刀比赛中取得名次。

站在台下,王伟君又恢复成了那个安静的飞刀客,只是举着手机拍摄每一位选手的比赛过程,发现有参赛者屡次脱靶时,还会焦急地喊一声“稳住稳住不要急”。

由于要赶当天的火车连夜回浙江,王伟君待到下午4点多匆匆离开赛场,没能看到结束。他说自己只能趁着周末来一趟。而在决定来之前,因为请不出假,王伟君差点弃权。临出大门前,他把托运来的10把飞刀送给了还在比赛的朋友们,并在参赛者微信群里和大伙儿告别,“山高水远,后会有期。”

但王伟君他们都有规矩,飞刀绝不开刃,因为不能伤着人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