阆中古城:悠悠古韵中享受惬意人生



  

  风水古城·阆中古城:风水学古老标本

  早晨,没有太阳,空气透彻。古城连绵不绝的老房子,都是青瓦覆顶、木质结构的平房建筑。青石板铺出一条条纵横交错的街道,颜色质朴,衬出灯笼那抢眼的红。古城慢慢在眼前铺展开来。

  

  到了阆中,第一要义就是站上华光楼高瞻远瞩,学学古人的风水学。华光楼原称南楼,为唐滕王元婴所建。后屡遭火患,现存的华光楼为清同治年间复建。30多米高的四层楼木结构建筑,充分显示了它在古城不可逾越的高度。逼仄的楼道和几近垂直的坡度,令人生畏。站在楼顶,俯瞰连绵起伏的檐廊、如铜钱的四合院、覆顶的青瓦和瓦片间袅袅升起的炊烟,远眺玉带般绕城而过的嘉陵江、江对岸翠绿的锦屏山。

  古城的街巷,多有唐宋遗风,背山面水,东西街道多而长,南北街道少而短,朝向既佳,又使建筑高低错落,视野开阔,通风良好。阆中多名人,当名人成为历史,他们便变成了一条条古街道,荫佑着这里的古老与辉煌,于是有了“梧桐双凤”的“状元街”,北宋“状元宰相之家”的“三陈街”,蜀汉天文气象学家周群祖孙三代研究天文气象的“管星街”。

  院落古城:老猫的建筑记忆

  一条条街道,把我们引进了一个个古院落,既有北方的四合院,也有南方的园林式,还有奇特的徽派民居。这些民居不仅仅是建筑,更是艺术,也是一种记载,记载着院落最初的主人或南来或北往,记载着阆中曾经的辉煌。

  

  跨进侧门,先是绿意盎然的天井,四四方方,翘角廊檐上悬挂着一个个红灯笼,映照着远方的锦屏山。房顶上不时有一只老猫悠闲地踱着步,让人羡慕。秦家出来,逛杜家、孔家、马家,到了最后,已忘记了哪家是哪家,只依稀记得“处处轩窗对锦屏”。

  这里大院套小院,天井连天井,且天井大都不在一根轴线上,错位成“多”字、“品”字、“T”字、串珠等形式。据说,这样的结构,寓意“三多”:多子,多福,多寿。

  也许最后你企图在脑海中拼出一个完整的大院,却不知将雕花格子间半透明的云母片嵌入谁家的窗,该到谁家的八卦井打水,坐的是谁家门外的石凳,叩的是谁家的铁环叩,拴的是谁家的十字门闩,我想只有那只老猫才有十足的功力。是否能完整拼凑出一个大院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这些建筑碎片早已成了阆中不可抹去的记忆,就如留存在阆中的清代科举考场贡院和记载张飞驻守阆中7年戎马生涯的张飞庙。贡院里记挂着为“状元之乡”做出贡献的各朝状元的名字,平添了古城的文化底蕴;张飞庙里,祠庙和墓冢诉说着张飞任巴西太守镇守阆中的历史,足显阆中“古代川北第一巨邑”的声名。

  人文古城:皮影与社火

  古城里晃悠,不必太用心就能碰上许多有趣的物什吸引你的注意,在这里,人总会走神。

  

  在杜家大院里漫无目的地看着、瞧着,经过了一扇扇门后,一块荧幕吸引了我们的注意。灯光的配合下,关羽与蔡阳在荧幕上一会儿刀光剑影,一会儿又偃旗息鼓,突然间,蔡阳的脑袋竟被削了下来……待我走到幕后,发现是川北皮影大师王文坤的孙辈王彪手拿两个皮影,创造着热火朝天的场景。我随手拿起一个皮影,依样画葫芦地比画,却毫无章法。“皮影表演有‘手到眼到心到’的三到诀”。有了秘诀,要练到王师傅那般,没有十年的工夫怕是不能的。

  罢罢,还是看其它的吧。啊,剥茧抽丝制蚕丝被,又够我乐好一阵子。在百年寿昌号里,身着古装的阆中姑娘在大木桶前剥着蚕茧,在水里清洗,然后将一个个指套般的蚕丝扯开套,挂在弓形扁竹片上晾晒,两人合作着将晒干了的蚕丝拉扯开……感觉不是做被子,而是经营着一门艺术。真是大开眼界。

  

  悠游了一天,晚上去泡泡醋吧是不错的选择。到了阆中,酒可以不喝,醋却是必须喝的。古城里有很多醋坊,不仅有作料醋,还有许多保健醋。在迷离的灯光里,来一杯“醋美人”,也许你就酸成“阆苑仙葩”了。

  阆中,也许一开始,每个人都带着某种目的而来,想看看它的风水,想感受它的三国文化,想寻找一种平衡。而最后,每个人都没有了目的,只想在这里走走看看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