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人单车,一个女汉子的冬天川藏之行!



  一个人、一部相机、一台车。一个人行走在冬天的川藏线,完成属于自己的越野梦想!

 

  初识进藏艰难,认识可爱的拉姆

  从成都出发,过了雅安,车开往天全时,山路和弯道不断出现。雪越来越大,快到二郎山隧道时,前方发生了事故,拥堵了近两个小时。怕天黑到不了目的地,一个人夜间行驶不安全,又要翻越此行第一座大山�海拔4298米的折多山,虽然很不好意思,最后不得不厚着脸皮逆行加队赶时间。

 

  过了二郎山隧道天空突然放晴,以隧道为分界线,那边大雪纷纷,这边晴空万里,路面干净得几乎看不到下雪的痕迹,第一天川藏线就让我异常惊奇。

 

  一路有惊无险,到达新都桥已经快天黑。无意中认识了客栈老板的女儿��可爱的拉姆,一番折腾终于有了地儿休息。

 

 

  吃过晚饭后,我感觉有点高反,就回房间睡了。房里虽然很冷,但是拉姆的妈妈早早的给我插上了电热毯,钻进被子暖暖的。深夜一点多,恶心、头痛,一阵阵袭来。想吐,又不好意思打扰拉姆一家,万般无奈只得冒险冲出屋子开始大口呕吐。

 

  屋外寒风凛冽,温度零下十几度,我只穿着一件单薄的抓绒,胃中翻江倒海,跪在地上,痛苦得一塌糊涂,双手摁着冰冷的地,勉强支撑着身体,抬头是浩瀚无际的星空,此刻我深深感受到自己的渺小与无助。正式进藏的第一夜,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。我回到房间吃了药后辗转反侧,睡到天亮才稍微好了一点。

  在新都桥停留两天后出发,拉姆和妈妈都来给我送行。当我要给拉姆妈妈结算吃饭住宿费用时她说什么都不收,说我是拉姆领来认的亲戚。我无以回报,只能拿出车队队服送给她留作纪念。拉姆妈妈很担心我一个人开车进藏,给我交代了很多注意事项。当我快离开时,拉姆妈妈又跑进屋,取来哈达挂在我脖子上,祝我一路平安。洁白的哈达挂在我脖子上,我们再次紧紧地拥抱在一起,我泪流满面。

 

  心提到嗓子眼儿,平安度过108拐

  巴塘一夜或许是因为太累或精神紧张,凌晨醒来一次后就再也睡不着了,索性就起床早点出发。摸黑开车离开巴塘时,街上没有一个人。就这样,我没有来得及享受“高原江南”的风光就匆匆上路了。

 

  “西藏界”的标识让我来不及兴奋,就已到了威严的士兵驻守地。停车登记,当那位士兵得知我一个女人开车进藏时露出诧异的眼神,我的自豪感油然而生。办了通行证,正式进入西藏境内

  到了西藏境内之后,路况一样很糟糕,海通兵站的塌方路段极其难走,峡谷的风光也慢慢褪去,我只好专心开车。

 

  开往芒康的路面情况不见好转。在不断颠簸中过了一个又一个村寨。翻过业拉山垭口后路面状况有了改善,基本上都是柏油马路了。可转眼又是约四十公里的下山路,坡度大,有暗冰又有塌方,刚放下的心不得不再次提起。

 

  业拉山也叫怒江山,以弯多坡陡而著称,那“108拐”为我们展现了世界公路史上的奇迹。这段路是川藏公路上考验汽车司机的一道“鬼门关”,被称为中国十大死亡公路之一。

 

  业拉山“108拐”曲折蜿蜒的盘山公路实在叫人毛骨悚然,一面有被随时滚落的山石砸中的危险,一面有坠入万丈深渊被咆哮的江水吞没的可能。我突然觉得独自离家实在太远了,却难以回头。这一刻我无比地想念儿子,责怪自己的莽撞……平静了一阵心绪,我又打起精神来,谨慎驾驶。既然上路了,就要走下去。

 

 

  过怒江大桥后路况变好,我悬着的心才放下来,心情也稍微轻松了一点。怒江大桥依然是军事重地,禁止拍照。芒康至八宿这一段要千万注意安全,不要高速行驶、危险行驶、疲劳驾驶,不要有任何侥幸心理。不过我还是很庆幸车子和人状态一直良好,没有出现任何问题,我安全抵达了八宿。

 

 

  狂奔900公里,遇见孤独尽头的美好

  冬季单车独行川藏线路途艰辛,而且沿途车和人都非常少。在冬季的川藏线行驶,有时候一两个小时都见不到一辆车或一个人,要充分做好忍受孤独的准备,不然真有崩溃的可能。第四天,我一口气狂奔九百多公里,是因为已经无法忍受这种孤独及艰难。

  这一天也是天不亮就从八宿出发,这样等到太阳出来时,我可能已经开出了一两百公里了。天亮后川藏线上景色最美的一段展现在我眼前,开始看到了渐渐多起来的颜色和丰富的层次感。大树,草地、湖泊、雪山,可是这样秀气的景色中,我找不到一点拍照的感觉,也就边开车边拍了几张照片后继续赶路。

  这一路最大的挑战就是通麦天险路段。随时会有塌方,二十多公里的悬崖山路,一直是不足三米宽的便道铺成。通麦大桥是吊桥,一眼望去就像锁链加木板的临时便桥。车子在上面晃晃荡荡,随时有可能连车带人掉下去。我开车通过时,前后没有其他车辆,索性把车停在桥中间下车拍了几张照片。我的车慢慢驶过通麦大桥,通麦天险正式在眼前展开。

 

  这一段路程完全是土路,几乎是紧贴着山脚挖出来的便道,路况极差,砂石混杂着泥土路面,大小土坑不断,车辆在跳跃中行进,时速不超过二十公里。有几处半边断路,右边是悬崖峭壁,悬崖压得很低,不断有飞石落下。旁边一眼就能望见咆哮的帕隆藏布江,每过一个高高的斜坡都需要踩足油门冲上去,让人心惊胆战,握住方向盘的手一秒也不敢松懈,怕稍不留神就会掉进帕隆藏布江汹涌的江水中。

  心惊胆战的开过这段天险后,长久地呼了口气,仿佛呼出了心中全部的不安。经过最后一个天险,在帕隆藏布江和易贡藏布江汇合之地的飘扬经幡中,在迷幻蒸腾的两江汇合之地,不知道为什么,眼泪再次失控的流下来。在这离天很近的地方,突然间你觉得可以放下所有的情绪,放下那些你曾经认为很重要的事物。这里的安详与平静,似乎有着强大的魔力,它可以让你完全释放自己的灵魂,不由自主的呆坐在那里,任由灵魂随着湖水轻轻地荡漾,伴着白云慢慢翻滚在雪山之上。

 

  稍作休息后,我畅快地拍了一组照片,晚上顺利抵达拉萨,结束了艰难的川藏线之行。短短的四天,恍若隔世,就像一场梦,有点不敢相信我真的一个人,在冬季用四天时间自驾跑完了川藏线。川藏线2149公里的山路,14座高山,高达5000米的海拔,积雪、暗冰、塌方、滑坡、碎石、车祸随时都有可能发生。这一路不管是对人的体力、毅力,还是耐力都是一个极大的挑战。过程中的喜悦、恐慌、艰辛与痛苦只有自己知道。当我到达神圣的布达拉宫脚下时,我相信我已到达孤独的尽头,遇到了内心深处那个坚持、自信、不服输的自己!

 

  到达拉萨已经深夜了,当我看见这座城市沧桑的身影,只身游荡在它霓虹闪烁的街头,感觉一切都显得那么梦幻。这是我梦想中的地方,而真的身在其中时,却仍然感觉离它如此遥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