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何人们只抵制uber?萝卜丝烧带鱼1



抵制人群的双重标准令Uber嫉妒

凤凰科技讯 北京时间2月10日消息,据外媒报道,由于和美国总统特朗普扯上关系,Uber遭到用户的强烈抵制,但是同样和特朗普“有染”的特斯拉却全身而退,这让Uber嫉妒不已,心理十分不平衡。

在上任最初一段时期,特朗普的支持率比他的任何前任都要更低。因为特朗普,Uber损失了大量的用户和司机,并且成为Twitter上一场活动的主角,该活动鼓励人们删除Uber应用。

用户卸载Uber应用

这些抵制促使Uber CEO特拉维斯·卡兰尼克退出了特朗普的战略和政策论坛(Strategic and Policy Forum)。同时,特斯拉却面临着相对较小的抵制,并没有类似的活动号召人们抵制特斯拉产品。特斯拉CEO埃隆·马斯克称,他没有从特朗普顾问委员会退出的计划。

这种反差在Uber的旧金山总部内被视为双重标准。据知情人士称,Uber高管和投资者曾在私下谈话中抱怨,同样是和特朗普扯上关系,并且都是其商业顾问团队的成员,马斯克一直安然无恙,而卡兰尼克却不得不退出。

“这并不代表我们的感受,”Uber发言人吉尔·海瑟贝克在回应置评请求时说道,“在Uber,没有人希望另一家公司经历我们过去几周的遭遇。”

这并非Uber首次嫉妒地看到,马斯克轻松避开Uber所面临的障碍。去年12月,Uber在没有申请一项自动驾驶汽车许可证的情况下,在旧金山部署了一个自动驾驶汽车小型车队。当加州机动车辆管理局找上门时,Uber拿出特斯拉当挡箭牌,称它只是按照特斯拉的模式部署了该车队。“我们所做的和特斯拉一个样,”Uber先进技术集团主管安东尼·莱万多夫斯基当时称。

但是加州车管局并不买账。该机构注销了Uber的汽车登记,而特斯拉司机却可以继续让他们的自动驾驶汽车带着自己到处跑。最终,Uber并没有提交文件,而是将车队转移至了亚利桑那州。

Uber和特斯拉都深受创始人极高的声誉影响。卡兰尼克被认为是一个好斗的艾茵·兰德(Ayn Rand)粉丝,他拥护自由市场;马斯克则是将火箭飞船、电动汽车、高速管道列车、太阳能和其他未来主义事物带给人类的奇才。

马斯克和他的可回收火箭

“马斯克打造的特斯拉品牌很大程度上基于他的个人品牌,”咨询公司Omnicom Group总经理丹尼尔·宾斯说。“人们对特斯拉品牌抱有极大的善意,因此如果有任何负面消息,特斯拉都能应对。”

引申而言,特斯拉品牌就是马斯克的个人品牌,它代表着“一个崇高的抱负:其愿景是,通过提供可再生能源、电动汽车和电池,让世界更加可持续,”宾斯称。“Uber并不具备这一点。它们并不被认为是一个使命驱动的组织。”

特斯拉拒绝置评。Uber发言人海瑟贝克表示:“我们知道自己过去曾犯过错,我们正努力工作,以服务全球的乘客、司机和城市。”

当然,人们表达对Uber的失望远更容易。他们可以删除账户,或者转投Uber竞争对手的应用。司机可以倒戈Lyft,还能获得1000美元的注册奖金。Lyft甚至利用这一时机,发起了一项全国性的广告活动,将Uber塑造成冷酷无情的形象。

特斯拉汽车

与Uber不同,要丢弃一辆价值70000美元的全电动汽车可要难得多,尤其它还是业界少有的自动驾驶汽车。Uber顾问布拉德利·图思克直言:“Uber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,人们每天与之互动,因此人们只是对它更熟悉。特斯拉的汽车很棒,但是日常生活中与特斯拉互动的人非常少。因此两者并没有可比性。”

但尽管如此,美国人并没有抵制百事或沃尔玛等无人不晓的美国品牌,这些公司的CEO同样加入了特朗普顾问委员会。

Uber的早期丑闻在许多人心中留下了非常糟糕的形象。它曾在桑迪飓风和其他紧急事件期间启动“峰时定价”功能,并且利用卑劣手段打击竞争对手,但最终却适得其反。即便是现在,Uber也身陷多起诉讼,控告其不给于司机员工福利,从而利用他们。上月,Uber支付2000万美元,和解了一项关于其误导司机收入的指控。

上周的危机起源于Uber最早的争议来源之一:峰时定价。这一次,人们失望于Uber关闭了该功能。1月28号,Uber发布推文称,将在抗议特朗普移民禁令的出租车司机将要解散时,在纽约一家机场短暂关闭涨价功能。Uber希望避免留下从抗议活动获利的印象,但事与愿违,人们认为Uber试图破坏罢工。

卡兰尼克对特朗普政府释放的善意进一步助长了人们的愤怒,前者加入特朗普的顾问委员会,并且在特朗普签署移民禁令后发布了一份措施温和的声明。“删除Uber”活动得到了多位名人的支持。一周之内,超过20万人从他们的手机中删除Uber应用,较平时显著增加,至少相当于Uber在美国所有活跃用户的2%。

Uber本可以利用在白宫中的一位朋友。该公司持续和美国各地的监管者发生冲突,而特朗普主张减少监管,Uber很可能受益于特朗普的这一政策。但是在2月2日,卡兰尼克致电特朗普,称他将退出顾问委员会。Uber开始发布一系列措施强硬的声明,反对特朗普的移民禁令,并且拿出300万美元帮助旗下受影响的司机。

多年来,Uber雇佣了多位能人帮助恢复该公司的声誉,其中包括图思克和前塔吉特首席营销官杰夫·琼斯。图思克称,在公众反应达到不能忽视的程度时,Uber的回应很明智。

“当那一刻来临时,表达出来并且采取行动很重要。在Uber的案例中,他们的司机许多都是移民,这就更加重要了.